新儿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儿童 教育 英语
查看: 105136|回复: 287

[棋类] [原创长篇纪实小说] 亲爱的小孩(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22 19: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爱的小孩
               棋童妈妈

内容简介:
    这是一位母亲、一个普通中国家庭培育孩子的心路历程。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正当盛年的母亲独自带着学棋的孩子远走他乡。四年的光阴,年轻母亲失去的仅仅是满头青丝吗?孩子是令人欣慰的。但前路,依然茫茫…… 
    世间有多少个孩子,他们背后就有多少双饱含希冀与期待的眼睛。因为他们是我们血肉相连的一部分,他们是我们最亲爱的小孩。
    本书没有诡异离奇的情节、没有繁杂交错的人物,只有温情脉脉的诉说与真情记录。
    谨此献给中国千千万万的棋童及其家长。共勉!
   (为增加文学色彩,部分人物情节略有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特别说明:文中全部为化名,因后文将越来越多地涉及到棋界人士,谢绝各种无聊的人名猜测和对号入座。欢迎其他任何与棋、与孩子有关的交流。
另,将根据回帖和关注程度决定更新速度,至少保证更新完第一卷。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24 金币 +44 收起 理由
过眼云烟 + 10 + 30 谢谢你了
gigilq2667 + 2 + 2 纪实的,我好关注,追贴:)
yuan_li12 + 2 + 2 学习中!
hq1966 + 10 + 10  欢迎建高楼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2 22: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刚理完发回来就看到大作了
坐个沙发,请继续正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09: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江雨初晴思远步

第一章(1)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深秋。Z市。

我拖着行李箱,转身把身旁莱莱的背包紧了紧,“走吧,”我背起电脑包,再次环顾我们的小屋。三年多了,像每一次带莱莱外出比赛前一样,我习惯性地打量我们临时栖身的“家”,目光扫过阳台上闭紧的玻璃窗、小桌案上半开的记录本、孤零零躺在脚下的插线板。

门重重地带上,落下铁锁。又一次,我要带着女儿远行了。

但这一次,比起往常又是多么不同!我将把我的莱莱送上飞机,她将离开我,和各年龄组的同伴一起,飞赴遥远的地中海沿岸,去参加世界青少年锦标赛。

十一岁的莱莱要离开我的怀抱了。

开往北京的动车宁静、整洁而舒适,但这舒适对于我和莱莱却是格外不适的。因为晕车,我们更喜欢残旧得最好能敞篷通风的车子。

莱莱的脸红彤彤的,我摸摸她的手心,示意她把外套脱掉。列车员开始逐车发矿泉水了。“喝点水吧!”我递到莱莱手里。她无所谓的摇头。

“在外面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忽而又忍不住念叨起来。“那边要是天热,记得换衣服,多喝水、多吃水果……

“妈妈!”她大声打断我。

“好,我不说了。”我摆摆手。

手机震动了一下。我打开。

是洛岩。询问我们是否安全上车了。他说他在北京站接我们。又问他的宝贝女儿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大约还是晕车,莱莱很快就昏昏欲睡了。身子软绵绵地靠住我,头一低,搭在我肩上。我轻轻搂住她。

上午的暖阳透过明净的玻璃窗静静洒满车厢,昏睡中的莱莱的脸少了平日的倔强,多了几分乖顺。这就是我的女儿吗?我曾经多少次细细端详,却怎么也看不够的小人儿?!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谁会成为你全心的倚靠呢?

列车箭一样冲过一个小站,丝毫没有减速。我的头沉沉的,虽然昨夜辗转难眠,但此际,我却毫无睡意。



莱莱第一次离开我,跟随教练外出比赛,是在二零零二年夏天,她六岁多的时候。

那时,她在家乡c市的一所私家棋院,刚刚学棋一年。

七月,去的北方的一个旅游城市。

同行的有两位老师和四五个孩子。他们是做为棋院派出的、比较有希望的选手,去参加一个全国性的青少年杯赛。

因为有了上一年冬天去参加的、全国最具权威性的青少年冠军赛的失利纪录,我和洛岩没有对莱莱寄予太多希望,权当是去练兵。

孩子过了这个夏天就要上小学了,或者当作是去放松、避暑吧。

莱莱学棋以来,最喜欢比赛。走那天,她高高兴兴,随身背着印有熊宝宝的小挎包,在车站的人流里蹦蹦跳跳。她最小,又是女孩,大包自有老师帮她提着。

通过检票口时,她回头对我笑,嘴巴咧得老大,露出两个黑洞洞的豁牙。

整日在眼前晃来晃去、挣脱不开的孩子走了。可对于为人父母者,短暂的清静却无福消受,很快又开始了对她的挂牵。

她有没有什么事,身体好不好,心情好不好。每天早晚两个电话,她都喊得很大声,好像快乐得不得了。

虽说这次只是二三流的比赛,但毕竟是全国规模的。又听说是同龄组男女混合编排。要知道,棋类项目上,男女先天的思维差异还是很大的。孩子学棋这一年,我对与棋有关的,也算略有了些了解。

所以,说到比赛成绩,我和洛岩基本上没有想。

然而,令我们惊喜的是,开赛后,莱莱捷报频传。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tianqunping + 10 + 10 不平凡的故事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16: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2)


“妈妈,今天我又赢了!”“妈妈,为什么他们女孩子都跟女孩子下,只有我跟男孩子下呢?”“妈妈,男孩子也不厉害呀!”“……”

我和洛岩就从这时开始沉不住了。经过了数日坐立不安,我们同时跟单位请了假,坐上了去赛地的长途汽车。

前一晚,莱莱破例没有接电话。同行的女老师说,这几天莱莱有点兴奋,累了,让她早点休息了。又说,放心,没事,莱莱最后两轮即使下得不好,也没什么问题了。她的累进分最高。

放下电话,我一直心存狐疑。似乎孩子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有种不妙的感觉。

洛岩倒是兴高采烈。他说,“不是说没事吗?反正咱们明天下午就能看见孩子了。嘿!你说,王老师说她没什么问题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莱莱要得冠军了?是不是?”

“我不知道!”我说,可也忍不住笑了。

因为赶上修路,第二日的长途汽车走走停停、一路颠簸,六小时的路程晚了两个小时。路上,我一直忍着,最后还是吐得稀里哗啦。

多年坐车就晕的老毛病,这几年有了莱莱后似乎已经好多了,这次终于又犯了。让洛岩好好照顾了一把。

后来,有一次在书上看到一篇文章,讲的和我这经历很像。是说,有位母亲,生育孩子之后,过去羸弱的身体,包括一些诸如晕车之类的毛病,忽然变得好多了。书上深情地写道,这就是世间的母爱,女孩成长成为母亲,对孩子的无微不至的关注,使得她对自身的病痛完全忽视了。

是这样吗?我就是这伟大母爱的传承者之一?

接近傍晚时,我们终于抵达赛地。踏进宾馆大门,我和洛岩直奔电梯口。电梯口聚着一小群人,在围看墙上贴着的一排对阵表。有个声音说,“六岁组冠军是不是前面三连胜的那个小姑娘呀,还真挺厉害!”“就是!”有人附和。

我和洛岩相视而笑。

推开女儿房间的门,一屋的人。我一眼看见我的莱莱立在一张床上,一上一下地蹦着,满脸兴奋。

“莱莱!”我叫她。

她只顾蹦,嘴巴咧着,冲我笑。

“这是得冠军了,高兴呢!”王老师在一旁解释说。“从昨天就开始了,把这儿当蹦蹦床了。好了,莱莱,爸妈都来了,别跳了,去让妈妈摸摸还烧不烧!”

有时母亲的预感真是灵验的,莱莱从昨天下午开始发烧,这两日一直在吃药。

好在只是一过性的,到第二日举行颁奖仪式时,莱莱的体温已经完全正常了。

各年龄组冠军上台领奖了。在一群半大小子中间,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女儿显得特别醒目。

洛岩忙着给莱莱前前后后地照像。女儿手捧奖杯,表情有点紧张和羞涩,小嘴抿得紧紧的。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不对爸爸笑笑,她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豁牙。

哈,原来是我的宝贝长大了,知道公共场合要做个笑不露齿的小淑女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 金币 +2 收起 理由
sunnybay + 2 + 2 我好喜欢。。。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09: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3)

夺冠归来,莱莱上小学了。棋当然不能丢,每个周末的晚上,我把莱莱送到王老师家。

比赛结束后,王老师便脱离了棋院,独自在外面租了房子带学生。

老师是外地人,业余在读函大。少时练过棋,据说当年水平不错。但始终未入专业之列。

她是小城能找到的最好的老师了。

莱莱习棋以来,一直兴趣浓厚。她的强烈的好胜心也不知来源自哪里。

洛岩说是像他小时候。我笑他说,你六岁时怎么能跟你女儿的六岁比!言外之意自不必说。

洛岩颔首。他六岁时别说全国,恐怕连市都没走出去过。

莱莱上学后越来越懂事了,不学棋的日子,放学写完作业,就拿出战术书,解王老师布置的习题。晚饭后,我还懒洋洋地赖在沙发上,她已经在饭厅的长桌上摆好棋盘,等着我。

她歪着身子,圆溜溜的眼睛眼巴巴瞅着我,我不等她开口,赶紧抓了棋书过去。

只要没事,每晚差不多要陪她摆一个半小时的棋。我已经下不过她了,没办法陪她实战,只能照本宣科,顶多有时发挥一下大人那份理解力,解释解释。

第二年元月,未满七岁的莱莱跟随王老师去了北京,拿到她的第二个同龄组全国少儿冠军,是一个新设立的杯赛。

因为工作,我和洛岩又没有同去。比赛最后两日,适逢周末,我坐车赶过去。

那时,已胜券在握了。

领着莱莱走在宾馆对面的街心公园里,空气清寒,小路两旁的花木上压着未化的陈雪,这熟悉的场景让我不由得联想到去年。

同样是这座宾馆,同样如此寒冷的天气,我带着莱莱第一次参加全国性的少儿比赛——全国青少年冠军赛,那是一年一度全国最大规模的官方赛事。

一向斗志昂扬的莱莱毕竟未曾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再加之自身棋力不够,前半程只因轮空得到一分。后面虽然全力反扑,连胜打进了前几台,但关键一战还是败下阵来,最后只取得本组第十三名。

虽然,这已经是来自我们这座不知名小城的小棋手中的最好成绩了,但看着莱莱输棋后的泪眼,我知道她是不服气的、痛苦的。

赛后,我领着莱莱去外面散步。我是不想让她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小朋友们欢欣的笑容,那更会刺痛她的心。

街心公园的地上还残积着一层冰雪,踩上去“咯吱吱”响。我们默默走了许久,都不说话。莱莱的小手贴着我的掌心,冰冰凉。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说:“莱莱,妈妈受不了了,咱们回去以后不下棋了。这样太痛苦了!”

“不!”莱莱马上大叫,“我还要下!明年我还来!”

想起这些日子,我在赛场外等待的焦灼与痛苦,想起面对结局,一次次的失落与辗转,我故意避开莱莱圆睁的泪眼,“还来干什么,还来看你输棋吗?我受不了了,我不来了!”

“不!”莱莱的哭喊声更响,“我还来!我要得冠军!”

……

一阵风过,摇落一树素白的花雨。侧头望望身畔的女儿,她在对我幸福地微笑。而记忆中那一幕啊,真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再有不到两个月,又要开始新一届的青少年冠军赛了。这一届在南方,路途遥远,还要不要去呢?

或许这只是给自己的怯懦寻的一个借口。孩子,不用问,她是一定要去的。

她努力了一年,或许就为的这一刻。莱莱不是个善于表达的孩子,但我看得懂她的心,她从不会轻易认输,她需要雪耻。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3 金币 +3 收起 理由
sunnybay + 2 + 2 期待下文,加油。
KuangTH + 1 + 1 我好喜欢。。。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4 18: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强”是小朋友下棋进步的一个重要条件!-----女主人公也具有此特点,相信棋艺一定会进步迅速的

===================================================
顺便问一下楼主,能转载吗?


===================================================
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4 20: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您要转载至什么网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4 20: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分加完了

写得好!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5 01: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棋童妈妈 的帖子

“还来干什么,还来看你输棋吗?我受不了了,我不来了!”
干嘛这么刺孩子,激将法?自己的孩子还小,刚刚开始学棋,将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5 07: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棋童妈妈 于 2008-5-24 20:19 发表
不知您要转载至什么网站?


呵呵,我负责的另一围棋论坛:http://www.yuan-s.cn/bbs/Default.asp  里面的“围棋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71|

小黑屋|手机版|儿童教育网  |赞助儿教-获取元宝-快速升级|广告自助中心  

GMT+8, 2019-8-25 16:21 , Processed in 0.250495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etjy.com!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