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儿童 教育 英语
楼主: 棋童妈妈

[棋类] [原创长篇纪实小说] 亲爱的小孩(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26 2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 希望能继续连载下去

非常好 希望能继续连载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6 21: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还有些小冲突啊

首轮应该没问题的

请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7 09: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2)


按照约定的时间,进赛场前,莱莱要与我通话。为了节省费用,我打她接。

妈妈,打电话。

七点半,短信提示音响起来。

我拨过去。

远隔万里,莱莱的声音听来稚嫩而清晰。

带她征战多年了,其实每场比赛前,我的叮嘱总是不出俗套的那几句。可每次她都专注地看着我,倾听,点头。或许,我已不知不觉地成为她的心灵支柱。

而她,又何尝不已是我人生的最大希望与寄托呢?

“莱莱,妈妈等着你的短信。”我最后说。

“放心吧!”莱莱说。

电话断了,她要提前关机了。

接下来只有等待了。

窗外夜色愈来愈浓,我和洛岩靠坐在沙发上,面前的电视机里不知在上演着谁家的悲欢离合。

“放松点!”洛岩说。

“嗯。”我点头。

“至少得三个小时以后了。”

“嗯。”我向他靠近了一点。

格外岑寂的秋夜,不知身边的洛岩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耳朵里满是钟表“滴滴嗒嗒”的疾走声,那样清晰。




二零零三年的冬天,对于c市似乎来得特别早。刚刚进入十一月,雨中就夹杂了细雪。

一个寻常的下午,我在办公室里捧着茶杯,暖暖地打发着临近下班的闲散时光。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是江雪莱的妈妈吗?”一个带着少许c市地方口音的男声,听来沉稳有礼。

“很冒昧给您打这个电话。是这样的,我姓梁,是咱们c市人,现在在A城俱乐部做中级班教练。A城俱乐部您一定听说过,还有Y老师,在全国都是鼎鼎大名的。我给您打这个电话的原因是,我看好了您的孩子,已经推荐给了Y老师。看您近期能不能带孩子来A城一趟,让Y老师看一看。”

A城俱乐部,这在棋界名声赫赫,我怎会不知道呢?各种大型杯赛,A城俱乐部的小棋手向来名列前茅。我还曾经为莱莱所在的年龄段里没有A城俱乐部的棋手庆幸过。

我当然也听说过Y老师,他曾经是国家队的一员,目前是A城俱乐部的主教练。几年工夫,连续培养出各年龄组多名少儿全国冠军甚至世界冠军,震惊棋界。据说不少外地孩子不远万里来投到他的门下。又听说,他对孩子很挑剔,看中的才肯收下。

从来没有想过会与A城俱乐部有联系,我的小莱莱要遇上伯乐了吗?

连续一周,梁老师不时打电话过来,询问我们的意见。

他说,我是在比赛上看过莱莱几盘棋。c市这么小,这种训练环境,能下出这种成绩,孩子是有天赋的。你们不想让她更出色吗?你们恐怕不知道,每年有多少外地家长带着孩子,来投奔Y老师。Y老师是不轻易收孩子的。

又说,连住处我都给你们联系好了,让Y老师给你们鉴定一下,看看孩子未来有多大发展空间,这是多好的事啊!

那样的一周,我和洛岩从将信将疑到犹豫不决,直到最终达成共识。

我在单位请了两天假,又去莱莱的小学递了假条,我要带孩子去亲眼看看,传说中全国最好的少儿训练基地是什么样子。

十几个小时的旅途,从早晨坐到傍晚。莱莱知道要去个下棋的地方,一路欢天喜地。

在出站口见到梁老师,三十多岁,很精干的样子。他带我们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坐车直奔棋院了。

一栋高顶的平房,门脸不算大,冲着一条窄巴巴的胡同。可头顶门楣上“A城棋院”的金字招牌很是醒目。

进门先经过一个方厅,一面墙的玻璃橱窗,里面是光闪闪的各种团体奖杯和小棋手手捧奖杯、胸挂奖牌的图片。

走廊通向几个教室,隐约传出讲话的声音。

老师带我们走向后面,小声说,“Y老师已经上课了。来吧,先听听。”

他推开一扇门。

一屋子的目光都投过来。

只有坐在最前面大棋盘旁的高脚椅上、手持教鞭的人继续讲着,声音抑扬顿挫,头也未回。

教室很大,灯火明亮,前前后后坐了二三十个孩子,大大小小的,最后面还有一溜家长。

我拉着莱莱找地方坐下,莱莱好像还有点晕车,刚才也没怎么吃东西,看上去有点木木的。

我这才端详起老师。

Y老师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斯文清秀,穿一件简洁的运动服。明亮的宝石蓝的颜色,在大多数人身上恐怕会显得俗艳,穿在他身上却更加衬得唇红齿白。

“提前休息一会儿吧!” Y老师这时说。随即站起身,朝我们走过来。

刚刚还很肃静的教室开了锅似的乱起来,男孩子们追闹开了。

“吃过晚饭了吗?” Y老师一直看着莱莱说。

“吃过了。”我说,忽然注意到Y老师的眼神那么明亮,明亮得近乎犀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7 10: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异地求学之路马上就要开始了

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呢?期待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7 19:4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3)


“那就下盘棋吧!”

他看似随意地揪起一个正趴在后排上打哈欠的黑壮男孩,男孩站起身,比莱莱高出大半头。

“没关系的,好好下。”我迎着莱莱略含怯意的目光,小声叮嘱着。

莱莱在男孩对面坐下来,几个孩子马上围上来。

Y老师招呼外面的孩子回来上课了。

教室里重又回荡起Y老师浑厚而略带磁性的声音。

我远远地坐在一边,看着莱莱埋头下棋的背影。那时的我哪里会想到,以后的若干年,女儿静静伏案的背影会成为我全部的坚守与希望。

几个一直在密切关注莱莱他们这盘棋的男孩开始窃窃私语,“要和了,要和了。”

又有几个男孩探头过去。

“单车对单车。”有人通报。

Y老师自顾自讲课,不知在复哪个孩子的盘。

“外边来的小孩送车了!”一个尖声尖气的男声喊。我的心猛地一荡。

黑黑的男孩站起来了,一脸满不在乎的笑。

我快步走到莱莱身边,她的小脸通红,慢慢仰起头,与我对视着,满眼委屈。

“没关系!”我拍拍她。

她噙了满眼的泪水夺眶而出。

“坐车累了吧!是个和棋的。” Y老师过来说。又招呼梁老师先带我们去看住处。

给我们安排的是一个外地男孩钟强的“家”。距棋院不过几百米的路程。男孩的姨姥姥陪他在A城学棋,租的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空着一间。大半年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合租人。

房间带个拐角,空空的,只靠墙摆着一个单人床和一张倾斜的破桌子。听说钟强的父母不定期过来看他,住在这儿。

看过房子,回来听完Y老师的课,已经九点半了。莱莱的情绪早已平稳了,随着钟强走在前面。

钟强是个活泼的孩子,大莱莱一岁。一路回头问我,“阿姨,以后你们就住在我家了吗?”

我说,“不是,我们只是来看看。”

“我以前比赛见过她。”钟强指指莱莱。

“你怎么输给黑猴子了呢?”他又说。

“那个孩子多大?”我问。

“比我大一岁。他在我们这儿谁也下不过。”

我和莱莱的脸一定同时红了。莱莱的头低了,黑暗中,身形显得更加瘦小。

钟强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快又补充说,“也不算最差吧,只是成绩挺靠后。没事,Y老师不是说了吗,今天你累了。”

钟强的姨姥姥六七十岁的样子,背有点驼,看上去慈祥朴实。给我们送来热水和一个压脚被,说是夜里冷。

莱莱累了,躺下很快睡了。

我睡不着,翻出手机回洛岩的短信。

他两小时前就发来了,问我们情况怎样。

我轻轻地发过去:输了,听说是水平最差的。

好一阵,他才又回复。没关系,不行就回来,早点休息吧。

单人床很窄,我和莱莱不得不紧靠在一起。这陌生城市的孤独的夜晚,我开始越来越感到寒凉透骨。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13 金币 +13 收起 理由
雨扬妈妈 + 10 + 10 谢谢参与!
bxcp + 1 + 1 我好喜欢。。。
yuan_li12 + 2 + 2 很精彩,期待继续!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8 13: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1)


赢了!

不到十一点,我的手机小鸟一样叫起来,从遥远的异域他乡。

我和洛岩几乎同时跳起来。

我迫不及待地拨电话过去。

“宝贝,妈妈祝贺你开门红!哦,还有爸爸!”我喊。

“其实我早下完了。在里面看棋呢!”莱莱的声音听来漫不经心的。

“你这孩子,也不先出来发个短信,存心不让爸妈早睡觉啊!”

“不是不是,我忘了。”莱莱“哈哈”笑了。

依偎着洛岩,我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日一整天的艳阳高照,向晚的战斗再次准时打响。

与莱莱通过电话,洛岩建议说,“我们今晚早点睡吧,别等莱莱短信了。”

我说,“好。”

可过了十一点半了,我们两个还相守着,没人主动提起休息。

“没事的,要相信孩子的实力!”

“对!”

我们彼此安慰。墙上的挂钟陪伴我们。

“滴滴!滴滴!”小鸟终于叫了。

赢了!她早掉子了还不认输,最后超时!

我和洛岩长长的一口气,终于松下来。

这几年带孩子征战南北,一次次尝尽等待与期盼的滋味。为什么,这一回我最是牵肠挂肚?仅仅因为远隔重洋吗?还是我的心气已越来越高?

白天,在父母身边,尽力给他们侍弄出一桌好菜。这些年,我和孩子来去匆匆,难得在他们身边尽孝。我是有愧的。

母亲从小带大莱莱,甚至因为莱莱学棋,也关心起棋界的事来,还准备了一个本子,忠实记录下莱莱每次比赛的对手情况。

饭桌上,母亲说,“孩子去比赛了,就放心让她下吧!你们这样着急有什么用?”

“嗯。”我点头。

“晚上要早点睡,别总惦着她。”

……

“比赛刚开始,还早呢!”

……

“莱莱今年参加这个组小一岁,不要心气太高。”

“……

母亲的苦口婆心,这些年独自在外带女儿,我已听得越来越少了。但在我内心深处,却深知母亲的声音是世间任何东西都无可替代的。

不知在莱莱心目中,我这母亲是怎样的。

想着莱莱,她的短信就过来了。

妈妈,我昨天买的巧克力特好吃,三美元一块,贵吧?

你太悠闲了。早饭吃了吗?我问。

已经晚了,萍萍姐从餐厅给我带面包来了。

昨晚几点睡的?是不是去逛街了?不要太兴奋了,比赛刚刚开始!!!

我给她连打三个感叹号。

知道了。我马上开始看棋。网上能看见前两轮对局吗?我又不知道对手下什么开局的。

过一会儿,又发过来说,妈妈,我好像知道下午对的这个加拿大人长什么样了,是个华人,看着就不厉害。

不厉害吗?

这晚,莱莱首尝败绩。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雨扬妈妈 + 10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28 16: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 希望能继续连载下去

非常好 希望能继续连载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8 17: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7 unic 的帖子

感谢鼓励!
会尽量争取每日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9 08: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2)


也许,我还是有预感的,所以赛前我反复叮嘱。她还是太放松了。

我输了。

屏幕上简短的三个字,令我的心顿时直落谷底。

看着我骤变的神色,洛岩为我拨通了电话。“你行吗?”他小声问我。我定定神,点点头。

女儿现在亟需我的安慰,我不能先就像个败兵之将。

“莱莱,没关系的。”我平静地说。

“嗯。”她的声音拖得很长、很慢。

“你现在在哪儿?一个人吗?”

“不是,我和他们一起回宾馆。”

“好孩子,你轻敌了,是不是?”

“嗯。”

“是自己走错了,还是对手很强?”

“我走错了,我的局面都已经好了。”她的声音小小的,像行将熄灭的火苗。

“莱莱,今天回去早点休息,不要多想了,比赛刚进行了四分之一,还早呢!要对自己有信心,知道吗?”

“嗯。”

“莱莱,快乐一点,妈妈相信你的实力!”

“嗯。”

“晚饭多吃点,要吃青菜,别上火。妈妈明天再跟你联系,好吗?”

“嗯。”

“……”



A城的第一夜,我似乎没有睡着几个小时。早晨起来,两个眼眶都是乌青的。

带莱莱在外面简单吃了早点。房后不远处就是个小市场,很方便。

这一天是星期六,昨晚Y老师已经安排了,今天上午让莱莱与钟强下两盘棋。

再次来到棋院,看见了几个初级班和中级班老师,除了昨晚的大教室,其他房间都满满的人。

钟强找出Y老师特意留下的棋钟,两个孩子面对面坐下。

我远远地在窗前坐下了。

钟强走棋飞快,莱莱好像一直在思考。

我看着窗外,对面的围墙很低,阳光散淡斑驳。几个孩子从胡同里跑过,转眼就消失了踪影。

第一盘莱莱输得很快,第二盘丢子超时了。

她沮丧地站起身,有点不敢看我的眼睛。

钟强在一旁说,“你开局就走错了,你不应该吃我的兵。”

“莱莱,你知道吗?”我尽量和颜悦色地说。

莱莱茫然地摇摇头。

“现在知道了?”

莱莱点点头。

“她没学过,以后跟Y老师学了就知道了。没事!”钟强说。

Y老师周末的棋课下午开始。我带着莱莱在街上走了一个中午。

A城是个古朴大气的城市,历史悠久,又同时兼有浓厚的现代气息。

我们走过店铺林立的街市,一路楼群高耸,鳞次栉比。想起在家乡小城,我几乎每周都要找时间出去逛街淘宝。可在这样的大都市,此际的我却完全没有了兴致。

莱莱一直很安静地跟着我,不太说话,只眼睛好奇地看来看去。

“莱莱,A城好吗?”我问她。

她点头。

“在这儿下棋好不好?”

她又很快地点头。

我顿了一下,“那如果,你在这儿一盘不赢怎么办?”

“不会的!我能赢棋!”莱莱闷声说,目光恨恨地盯住我。

我摸摸她的头,把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挽到耳后。

她却一梗脖子,倔强地避开了我的手。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12 金币 +12 收起 理由
yuan_li12 + 2 + 2 莱莱身上有做成事的那股劲,难得!
雨扬妈妈 + 10 + 10 谢谢你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9 15: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版主一直加分!可是,为什么要谢我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66|

小黑屋|手机版|儿童教育网  |赞助儿教-获取元宝-快速升级|广告自助中心  

GMT+8, 2019-9-16 00:32 , Processed in 0.266184 second(s), 41 queries .

Powered by etjy.com!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