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教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儿童 教育 英语
查看: 531|回复: 1

首先,学好你的母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2 08: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读书人 于 2017-2-22 14:18 编辑

2017-02-21 央视新闻
f902c6f.jpg
今天,是国际母语日。母语,穿过历史的长河,穿过我们的记忆,嵌入每个人灵魂,成为塑造你表达、思维和情感的方式。歌德说,并非语言本身有多么正确,有力,或者优美,而在于它所体现出来的思想的力量。不同的语言究竟有多美?一起来领略。

国际母语日
44b51da.jpg
  • 今天,是第17个国际母语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国际母语日设定在每年的2月21日,旨在促进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以及多语种化。

  • 据统计,目前世界上查明的语言有5651种。其中,约有1400多种还没有被人们承认是独立的语言,或者是正在衰亡的语言。
  • 各种语言的使用人数向来有争议,也没有确切的答案。较为权威的包括乔治·韦伯(George Weber)1997年的一项研究,世界上各语言依母语使用人数排名为:

1. 汉语(11亿)
2. 英语(3.3亿)
3. 西班牙语(3亿)
4. 印地语/乌尔都语(2.5亿)
5. 阿拉伯语(2亿)
6. 孟加拉语(1.85亿)
7. 葡萄牙语(1.6亿)
8. 俄语(1.6亿)
9. 日语(1.25亿)
10. 德语(1亿)

语言之美
02fd677.jpg
许渊冲,生于1921,北京大学教授、翻译家。被誉为“中国诗译英法文的唯一人”。
他出版中、英、法文著译百余本,其中法文译著有《唐宋词选一百首》、《古诗词三百首》, 英文译著有《中国古诗词六百首》、《诗经》 、《楚辞》、《西厢记》等。
1999年,许渊冲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2014年8月2日,他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 ,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英国智慧女神出版社评价:“中译英的《西厢记》 可以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媲美。他翻译的《楚辞》被美国学者誉为“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

许渊冲作客央视《朗读者》
带你领略不同语言撞击出的美

蜀道难
(作者/李白 译/许渊冲)

70abd5c.jpg
噫吁戏,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
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
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
可以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壮士死,
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
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
猿猱欲度愁攀援。

Oho! Behold! How steep! How high!
The road to Shu is harder than to climb the sky.
Since the two pioneers
Put the kingdom in order,
Have passed forty-eight thousand years,
And flew have tried to pass its border.
There’s a bird track o’er Great White Mountain to the west,
Which cuts through Mountain Eyebrows by the crest.
The crest crumbled, five serpent-killing heroes slain,
Along the cliffs a rocky path was hacked then.
Above stand peaks too high for the sun to pass o’er;
Below the torrents run back and forth, churn and roar
Even the golden Crane can’t fly across;
How to climb over, gibbons are at a loss.


江城子·密州出猎
(作者/苏轼 译/许渊冲)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Rejuvenated, my fiery zeal I display:
Left hand leashing a yellow hound,
On the right wrist a falcon gray.
A thousand silk-capped and sable-coated horsemen sweep
Across the rising ground
And hillocks steep.
Townspeople come out of the city gate
To watch the tiger-hunting magistrate.
Heart gladdened with strong wine, who cares
For a few frosted hairs?
When will the imperial court send
Me as envoy with flags and banners?
Then I’ll bend
My bow like a full moon, and aiming northwest,
I Will shoot down the Wolf from the sky.
许渊冲也翻译不出的中文美
有一句曾被著名诗人余光中看做无法翻译的诗句:就是杜甫《登高》里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许渊冲将它翻译为: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
但许老说:无边落木, “木”后是“萧萧”,是草字头,草也算木;不尽长江,“江”后是“滚滚”,也 是三点水。这种字形,视觉上的冲击,外国人怎么感受得到,这就是我们中文的形美。


《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母语教育
作者/陈平原
今天谈教育,最响亮的口号,一是国际化,二是专业化。这两大潮流都有很大的合理性,但若以牺牲“母语教育”或“中国文辞”为代价,则又实在有点可惜。
准确、优雅地使用本国语言文字很重要。
北大中文系百年系庆时,我曾谈及:“‘母语教育’不仅仅是读书识字,还牵涉知识、思维、审美、文化立场等。我在大陆、台湾、香港的大学都教过书,深感大陆学生的汉语水平不尽如人意。”前一句好说,后一句很伤人,这其实跟我们整个教育思路有关。
d155a2a.jpg
记得4年前,我与哈佛大学英文系教授交流心得与困惑,我谈及“大一国文”的没落以及大学生写作能力的下降,对方很惊讶,因对他们来说,“阅读与写作”是必修课,抹不掉的。准确、优雅地使用本国语言文字,对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的大学生都很重要。而这种能力的习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不是政治课或通识课所能取代的。
学习本国语言与文学,应该是很美妙的享受。同时,此课程牵涉甚广——语文知识、文学趣味、文化建设、道德人心、意识形态,乃至“国际关系”等。
“无他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
高中的语文课或大学的文学史课程,依旧注重自由自在的阅读,没有那么多“先修课程”的限制,也不太讲究“循序渐进”。面对浩如烟海的名著或名篇,你愿意跳着读、倒着读,甚至反着读,问题都不大。这也是大学里的“文学教育”不太被重视的原因——“专业性”不强,缺几节课,不会衔接不上。
c0ede0d.jpg
可这正是中学语文或大学的文学课程可爱的地方,其得失成败不是一下子就显示出来的,往往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比如多年后回想,语文课会勾起你无限遐思,甚至有意收藏几册老课本,闲来不时翻阅。另外,对于很多老学生来说,语文老师比数学、英语或政治课老师更容易被追怀。不仅是课时安排、教师才华,更与学生本人的成长记忆有关。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小学语文课很重要,影响学生一辈子,一点都不夸张。
语文教学的门槛很低,堂奥却极深。原因是,这门课的教与学,确实是“急不得也么哥”,就像广东人煲汤那样,需要时间与耐心。如何在沉潜把玩与博览群书之间,找到合适的度,值得读书人认真思考。
今人读书如投资,都希望收益最大化。可这一思路,明显不适合语文教学。实际上,学语文没什么捷径可走,首先是有兴趣,然后就是多读书、肯思考、勤写作,这样,语文就一定能学好。《东坡志林》里提到,有人问欧阳修怎么写文章,他说:“无他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懒读书,每一篇出,即求过人,如此少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摘,多做自能见之。”这样的大白话,是经验之谈。欧阳修、苏东坡尚且找不到读书作文的“诀窍”,我当然更是“无可奉告”了。
bc5da3f.jpg
“经典阅读”与“快乐阅读”并不截然对立。
为何先说“学”,再说“教”?因本国语文的学习,很大程度靠学生自觉。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在这门课上表现特别突出。教师能做的,主要是调动阅读热情,再略为引点方向。若学生没兴趣,即便老师你终日口吐莲花,也是不管用的。
说到语文学习的乐趣,必须区分两种不同的阅读快感:一是诉诸直觉,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是含英咀华,来得迟,去得也迟。“经典阅读”与“快乐阅读”,二者并不截然对立。我只是强调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发现的目光”。发现什么?发现表面上平淡无奇的字里行间所蕴涵着的汉语之美、文章之美、人性之美以及大自然之美。而这种“发现”的能力,并非自然而然形成,而是需要长期的训练与培育。这方面,任课教师的“精彩演出”与“因势利导”,都很重要。
f2dc392.jpg
太富贵、太顺畅、太精英,不一定是好事情。
为何中学语文课以及大学的文学教育,我说过两句话:一是请读无用之书,二是中文系是为你的一生打底子;现在看来,有必要增加第三句,那就是:语文学习与人生经验密不可分。
学语文课以及大学的文学教育,我说过两句话:一是请读无用之书,二是中文系是为你的一生打底子;现在看来,有必要增加第三句,那就是:语文学习与人生经验密不可分。
先说第一句,那是答记者问时说的。我谈到提倡读书的三个维度,其中包括“多读无用之书”。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今天中国人的阅读,过于讲求“立竿见影”了。在校期间,按照课程规定阅读;出了校门,根据工作需要看书。与考试或就业无关的书籍,一概斥为“无用”,最典型的莫过于搁置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历史等。而在我看来,所谓“精英式的阅读”,正是指这些一时没有实际用途,但对养成人生经验、文化品位和精神境界有意义的作品。

第二句则是在北大中文系2012届毕业典礼上的致辞:“中文系出身的人,常被贬抑为‘万金油’,从政、经商、文学、艺术,似乎无所不能;如果做出惊天动地的大成绩,又似乎与专业训练无关。可这没什么好嘲笑的。中文系的基本训练,本来就是为你的一生打底子,促成你日后的天马行空,逸兴遄飞。有人问我,中文系的毕业生有何特长?我说:聪明、博雅、视野开阔,能读书,有修养,善表达,这还不够吗?当然,念博士,走专家之路,那是另一回事。”
这就说到了第三句。引述章太炎“余学虽有师友讲习,然得于忧患者多”,似乎有点高攀;那就退一步,说说普通大学生的学习状态。不同地区不同水平的中学毕业生,通过高考的选拔,走到一起来了;可实际上,他们的学习能力及生活经验千差万别。一般来说,大城市重点中学的学生学业水平高,眼界也开阔,乡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第一年明显学得很吃力,第二年挺住,第三、四年就能渐入佳境——其智力及潜能若得到很好的激发,日后的发展往往更令人期待。如果读的是文史哲等人文学科,其对于生活的领悟,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对于幸福与苦难的深切体会,将成为学习的重要助力。
2f47f32.jpg
某种意义上,学文学的,太富贵、太顺畅、太精英,不一定是好事情。多难兴邦,逆境励志,家境贫寒或从小地方走出来的大学生,完全不必自卑。
还得学会独立思考与精确表达情。
对于今天的大学生来说,单讲认真读书不够,还得学会独立思考与精确表达。这里的表达,包括书面与口头。几年前,我写《训练、才情与舞台》,谈及学术会议上的发言、倾听与提问,其中有这么几句:“作为学者,除沉潜把玩、著书立说外,还得学会在规定时间内向听众阐述自己的想法。有时候,一辈子的道路,就因这十分钟二十分钟的发言或面试决定,因此,不能轻视。”
具体的论述容或不准确,但强调口头表达的重要性,我想八九不离十。大陆、香港、台湾三地大学生在一起开会,你明显感觉到大陆学生普遍有才气,但不太会说话——或表达不清,或离题发挥,或时间掌握不好。这与我们的课堂教学倾向于演讲而不是讨论有关。实行小班教学,落实导修课,要求学生积极参与讨论并记分数,若干年后,这一偏颇才有可能纠正过来。相对于其他课程来说,语文课最有可能先走一步。

在一个专业化时代,谈“读书”与“写作”,显得特别小儿科。或许正因此,当大学老师的大都不太愿意接触此类话题。既然没有翅膀,若想渡江,就得靠舟楫。不管小学中学大学,对于老师来说,给学生提供渡江的“舟楫”,乃天经地义——虽然境界及方法不同。在北京大学的专题课以及香港中文大学的讲论会上,每当循例点评学生的论文时,我不仅挑毛病、补资料、谈理论,更设身处地帮他们想,这篇文章还可以怎么做。学生告诉我,这个时候他们最受益。
说到底,中学语文课以及大学人文学科,就是培养擅长阅读、思考与表达的读书人。只讲“专业知识”不够,还必须“能说会写”——这标准其实不低,不信你试试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22 09: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不错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950|

小黑屋|手机版|儿童教育网  |赞助儿教-获取元宝-快速升级|广告自助中心  

GMT+8, 2017-5-24 12:07 , Processed in 0.467791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etjy.com!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